触乐夜话:职业病以及其他

创业指导 阅读(1465)

  0416bfe73d409e02e5e8456393953807.jpeg

  我和医生都是有头发的(图/小罗)

  触乐夜话,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、鬼事、新鲜事。

  “你这个情况不严重,但是自己一定要注意。”

  骨科医生这样对我说。

  这个“一定要注意”里包括了相当多的细节,比如说,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不能弯腰,不能向后靠在椅背上,但又不能坐太直;不能翘二郎腿,不能把脚叠在一起,不能耸肩,不能歪脖子,不能在下半身不动的情况下左右扭动上半身。总而言之,我要想象自己的脖子和腰上的关节都打了钢钉,一举一动要像机器人一般直来直去,与此同时还要尽量保持肌肉放松……听到后来,我很怀疑自己的颈椎和腰椎已经无药可救,医生开头那一句“你这个情况不严重”只是安慰而已。

  9892367abb120ddeefd3fd0131266c31.jpeg

  “腰椎间盘突出”“四肢关节错缝”“骶髂关节紊乱”——在医生看来,这些还都“不严重”

  尽管如此,我心里其实明白得很:这就是职业病罢了。不论是谁,只要还在工作,职业病或迟或早、或轻或重都会到来,你只能直面它的存在,延缓它的发作,减少它的征兆,以及尽量不要让它对你的生活影响太多。

  我上一份工作是在出版社做编辑。这类职业有一个显著特点:只要你在一家正经出版社,当一个正经编辑,你大部分时间就需要坐着不动、一遍又一遍地看稿子,枯燥程度完全取决于稿子的质量优劣。

  我从不后悔当编辑的那段经历,但从另一个角度说,那段时间也是我职业病的重要来源。出版社编辑虽然不会像动辄996的程序员们那样燃烧生命,却也谈不上多么轻松。而颈椎、腰椎的毛病大多潜移默化,年轻时再累也察觉不到,后来偶然出些小问题,也总能用“最近太忙,有机会一定锻炼”搪塞过去,直到X光片上看到它们彻底变形,就悔之晚矣。期间家人、朋友往往反复提醒,但不知为何,这些劝解?ㄎ蚁嘈潘?100%是出于好意)对我来说不是左耳进右耳出,就是令我烦躁不安。

  这听起来很像被扁鹊一而再再而三提醒的蔡桓公——从道理上说,人人都知道“健康”有多重要,然而不管是工作压力大,还是自制能力差,“保持健康”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。说白了就是,你说的我都懂,我也知道应该健康饮食勤锻炼,但天天对着四五百页的书稿三审三校,每年还有几百万码洋任务压在头上,我能有什么办法?

  很久以前,我也经常劝长辈和朋友“保持健康”,并且自以为体贴细腻。后来我保持心情全靠Kindle、咖啡、奶茶和“快乐水”,回到家只想躺在床上玩游戏,突然就理解了当年他们为什么对我报以叹息。

  901423ea966f93b2a221eabb176d75ae.jpeg

  虽然不是成就党,但喜欢的游戏还是有刷到白金的冲动

安慰之道,就是做一份喜欢的工作。既然职业病无法避免,只能在其他方面为自己寻找快乐和前行的力量,就像米斯达抱着滚石从楼上一跃而下,就算救不了布加拉提,也不能甘愿做命运的奴隶一样——虽然游戏媒体这份工作对颈椎和腰椎仍然很不友好,国内的游戏行业也不能说一片光明,但我还是在这里遇到了很多人,听到了很多故事,写出了一些文章。

  对于我来说,这就是好的,值得付出腰椎和颈椎的代价(以及,假如你没看懂我在上一个句子里的比喻,请去看《JOJO的冒险奇遇》第五部)。

  5f2492ce7530eb09befb76f948ad3f85.jpeg

  动画刚刚完结

  尽管如此,病当然还是要治。我忐忑地坐在这位祝佳音老师介绍的医生面前,他一边按着我的脖子一边对助手指指点点,每隔10秒钟就要对我强调一次“放松”。我刚刚放松警惕,他就眼疾手快地扳着我的脖子左右“咔咔”两下,一时间我觉得自己眼前一黑,灵魂脱离身体而去……

  又过了大概一两秒钟,我才反应过来。活动活动脖子,那种纠结的闷响居然真的消失了。医生见怪不怪地看着我,说:“你这个情况不严重,但是自己一定要注意。”

  我也只能放心地把脖子和腰交给他治疗,并且在被按到肩膀和腰背时发出哀号。这样的情景,以后应该会变成常态了吧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